羊城晚報訊 記者張林報道:市工西裝商聯主席、廣州金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袁志敏昨日在廣州校地協同創新聯盟成立大會上向羊城晚報獨家披露:由金髮科技牽頭申報、註冊資本總額預計達到100億元的民營銀行“花城銀行”,“已經得到了省委省政府的批准,上報國務院了”。至於何時能批下來,袁志敏賣了一個關子:“這是秘密,不能告訴你們。”

ts77tswr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禁大杯甜飲、倡食物低鹽、市內建菜園、提高購煙年齡限制、辦居民健康護照……

ts77tswr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天山網訊(記者侯劍報道)“電梯壞了快一個月了,物業也不修理。”10月27日,家住新疆庫爾勒市建國路金州公寓5單元19樓的王先生致電本報新褐藻醣膠聞熱線反映此事。

ts77tswr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際旅行初代試播集──囚籠 史波克這是飛翔科幻網星際旅行系列再製作委員會,紀念星際旅行系列誕生四十週年,由幻翔字幕組製作,感謝他們。 星艦企業號在往織女星座的途中,忽然出現有流星將撞擊的訊號,緊盯著螢幕的艦長並不下令閃避,組員不安又不解。隨即撞擊訊號消失,原來是電波干擾,他們收到了一則老式無線電求救訊號。艦長是怎麼判斷出有人用這種方式吸引人的注意呢?也許是星際航行的經驗吧? 他們收到的無線電訊號是有一艘船在緊急降落時遇上了麻煩,發出訊號的方位是Talos星群。 組員第一個反應是,那麼遠的地方不會有聯邦的船或殖民地,但是訊號中有對方的呼號──S.S.哥倫比亞號,此船十八年前在該處失蹤。 記錄顯示,Talos星群從未被探索過,是個與太陽系相似的星系,有11顆行星,4號行星(他特別提出,是否就是發出訊號的地方?)看起來像M級行星,有含氧的大氣層。 有組員反應那麼可能有人活著,是否要去探測一下?艦長回答:「在沒有任何生還者跡象的情況下,我們不去。」這個回答一定令所有人大吃一驚,雖說艦長不相信有人能在星艦墜毀中生存,但是,一向的記憶裡,星艦的艦長遇到這種事情不會這麼冷漠的。我腦中有大大的問號。 艦長指示,將繼續前往織女星座殖民地,先照顧好自己的傷員。原來如此,他們一定是在此之前才經歷了一次帶來重大傷亡的戰爭吧? 艦長在大家充滿疑問的眼光中離座,回到自己的艙房,叫來醫生。醫生進門後,打開醫療箱。艦長奇怪的問,「我並沒有說我病了」。醫生遞給他一杯加了冰塊的烈酒馬丁尼,理由是「有時一個人會向酒吧的侍者訴說心事,而這些事他從不會告訴他的醫生」。醫生已經知道了星艦收到求救訊號的事。 接下來的談話揭開了艦長反常的原因。原來兩星期前他們在Rigel第七行星上發生過一場戰鬥,損失了一名通訊員,兩位組員,另有七人受傷。艦長為著這件事內疚不已,他認為自己應該早有警惕,避免這些人員的傷亡。 他憤怒地說:「我厭煩了為203條生命負責;我厭煩了決定哪個任務過於冒險而哪個不是;厭倦了決定誰參加登陸隊而誰不參加;決定誰活著……和誰死去……好了,我受夠了。」艦長對醫生談起如果他辭職之後想做的事,首先是回家,他想回那個美麗的小鎮,周圍有50英里的草原,帶著兩匹馬去野餐;或是到regulus的第14星去做買賣;或是在獵戶座殖民地……醫生幫他補上:賣綠色皮膚的女奴隸。 艦長:重點是,這不是我能過的唯一的生活,整個銀河系讓我挑,醫生:對你而言,不是的。一個人,要麼過著正發生在他身上的生活,面對並戰勝它;要麼,背棄它,並開始走向滅亡。艦長:現在你開始像醫生說話了,酒吧侍者。醫生:你選擇吧,我們都有相同的顧客,活著的,和快要死的。 此時,傳來史波克的呼叫,他們收到了Talos有墜毀生還者的訊息──11人生還重力和氧氣適當。所以,艦長回到劍橋,企業號轉往Talos星群出發。 抵達目的地後,艦橋上除了一位女性大副代理艦長外,其他六人組成一個登陸小組,由光波輸送器傳到地面。經過一番搜索,終於找到那群生還者。奇妙的是,這群生還者當中,有一位美麗的少女Vina,據說是父母雙亡,幾乎是和墜機同時出生的。 此時,出現了詭異的狀況,他們談話的畫面竟然傳送到了一個螢幕上,三個大光頭正看著這一切。難道有什麼陰謀? 艦長被俘。原來根本沒有什麼生還的科學家,只是一個會玩弄幻覺的族群,讀花店取了他們腦中的思想,製作出合於他們想像的狀況。所有的狀況,其實只是幻覺。並且,所有和這個族群之間的溝通,不必通過語言,直接在思想中進行。 現在,面對一個能讀取人類腦中思想,又能將幻覺放到人類腦中的對手,該怎麼辦呢?而,他們的目的又是什麼呢?經過討論,代理艦長同意用星艦輪機室的能量去炸開那個大光頭族群居住山洞的入口。 在星艦積極準備營救艦長的同時,艦長被關在山洞裡的一個房間中,──大光頭們其實抓了許多不同種族的生物,那整排的房間,就像是個展示廳。 實驗開始,大光頭讀取了艦長的記憶,知道他最近曾有過的一次極強烈的垂死掙扎,為了保護生命而戰鬥,大頭目指示給艦長一個更有趣的東西去保護,重建一次現場。 在斗室中的艦長,瞬間回到Rigel第七行星場景,那個曾給他們重創的城堡前面,城堡中跑出的卻是Vina。艦長驚疑的發現,俘虜他的人進入了他的思想,他明白自己其實應該還在那個牢籠裡,但是,兩星期前的狀況此刻重新發生,只是女主角換成Vina。全副武裝的巨大敵人出現,艦長抗拒著,因為這些都只是幻想,他不願意迎戰。但是,Vina告訴他,他會感受到這裡的一切才是重點。艦長開始奮戰,這個幻覺其實又真真實實,他苦戰的程度一點也沒有減少。終於戰勝了之後,他們又回到牢房中。───發現大光頭們正在觀察他們。 艦長疑惑著,那些大光頭們是可以看到樣本的表演?或是更甚於此的,他們可以有和自己相同的感覺?Vina一直誘導著艦長去實現他的夢想,「你可以擁有整個宇宙中任何想要的東西」,──這正是他之前對醫生所說的願望。 艦長想從Vina口中探出能能防止大光頭讀取他腦中思想的方法,「他們能控制我的思想到多大的程度?」Vina提出交換條件,「如果我告訴你,那你會挑一個你曾有的夢想並讓我和你一起?」艦長答應了。 Vina:「事實上,他們無法讓你做你不想做的事」艦長:「但他們會用嘗試用他們的幻象來欺騙我」Vina:「而且,你不配合的話,他們也能懲罰你」 然後,艦長從Vina口中知道了這個光頭族群的故事。原先這個族群──Taloxian人──是住在星球表面的,因為幾千年之前的戰爭,毀了地表一切,只好住到地底去。直到最近,這個星球的表面才漸漸恢復到可以允許生命生存。 Taloxian人發現生命被限制在地底之後,集中發展他們的精神力量。但是,他們也發現了這是一個陷阱。Vina說:「就像毒品一樣,因為當夢境變得比現實更加重要時,你就會放棄旅行、建築、創造,你甚至忘記如何修理那些祖先留下來的機器。你只是坐著,不斷活在其他人的思想中。」 Taloxian人從宇宙中抓來各種生物,觀察他們的反應,感受樣本的情緒,有著完整的收藏。這同時意味著,每種生物需要兩個樣本,這時,Vina才透露她是個真實的女人,她和艦長要扮演的,就是亞當和夏娃般地位的角色。 當Vina正說著的時候,忽然痛苦的大叫起來:「不要,求你了,不要懲罰我!」她大叫並掙扎著,然後消失掉,只剩一件衣服留在艦長的床上。艦長一回頭,又是冷冷的大光頭的眼光。 艦長仔細的搜索著牆的每一個地方,忽然有一點輕響,有個小暗門迅速的打開又和闔上,有人放了一杯東西在門口。大光頭在觀察室的玻璃外對他說:「瓶子裝的是有營養的蛋白質合成物,如果顏色和形狀不吸引你,它可以變成任何你想要的食物。」 艦長說:「如果我寧願……」大光頭:「餓死?……你沒有注意到懲罰的方式。」關鍵字 就在大光頭聲音停止的時候,艦長突然感到像是掉到一個大火爐中,大火在周圍熊熊燃燒著,他感到痛徹心扉的灼傷,也許只是過了一會兒,也許過了很久,艦長又恢復在原來的房間中,大火只是幻象,但是能讓你感同身受的幻象。 大光頭說:「是從你小時候聽到的一個傳說而來的,現在你會吃掉食物了。」那個「傳說」莫非是指聖經故事? 艦長:「為何不直接將不可抗拒的飢餓趕放到我的大腦?因為你不能,對吧?你們有侷限性,對吧?」大光頭:「如果你繼續不服從,從你記憶的深處,還能提取更多可怕的東西。 艦長思索一下,仰頭喝下杯中的物質。忽然目光一閃,用力往大光頭所在的玻璃窗猛撞過去,大光頭瞬間驚駭的往後退了一步。 因為方才艦長是在想像中掐住大光頭的脖子。他發現原始的情緒會阻擋大光頭閱讀他的思想。 大光頭向艦長說起Vina的事情。當她們的船墜毀在星球時,只有一個倖存者,Taloxian人治好了倖存者,並且發現這個物種很有趣,必須開始吸引一個異性。 艦長發問:「你們故意讓她有吸引力來讓我覺得安全?」大光頭:「為了保存物種,這是必需的。」 艦長:「現在對你們更重要的是要我開始接受她並喜歡她。」大光頭:「我們希望我們的樣本在新生活中能夠幸福。」 艦長:「如果那只是個謊言,為什麼你需要我被她吸引?要我感受到愛和夫妻關係?」隨即他明白了:「只要你想要建立一個家庭那是必須的,或許是一整個人類群落……」 大光頭丟下一句話轉身走了:「現在和那個已經『調整合適』的女性一起吧。」艦長:「你是說『被適當的懲罰』。我才是那個不合作的人,為什麼不懲罰我?」 大光頭回頭,帶著趣味地說:「開始是想保護,現在是同情,好極了。」 獨自留在密室的艦長,忽然置身在一個風景優美的森林裡。耳中傳來愉快的聲音:「想來些咖啡嗎?親愛的?」Vina變幻成他的妻子,正在草地上鋪好野餐地毯,一面準備美味的食物,一面和他閒聊。樹下綁著他的馬。「Tango,你這個老傢伙。」如果他肯合做的話,他們用了他最喜歡的記憶──家。 Vina提醒他,如果他說「奇怪的話」,她就會偏頭痛。艦長:「我很抱歉他們懲罰了妳,但我們不能讓他們……」Vina 打斷他的話,「啊,多好的天氣啊,不是嗎?」 艦長無奈的看著她。「真有趣,就在24小時以前,我還告訴醫生我有多麼想……和現在我們擁有的差不多,逃避現實,沒有失敗的生活,沒有責任。而現在我擁有了它後,我才明白醫生的回答,……」 Vina遞上一個三明治,「是根據你媽的食譜,用雞肉和魚肉做的。」 「因為你曾經過的生活,挫折,傷心事,以及所有……或者,你背棄它並且開始走向滅亡……」艦長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語。「醫生會高興的,至少他說對了一句話,我需要休息。」 艦長向Vina介紹這個地方,Vina笑著說,「這對妳的妻子來說像是新鮮事嗎?」Vina一直企圖說服艦長順從、配合大光頭們,「你可以留在這裡,給你的孩子們展示你曾經玩過的地方,不是很好嗎?」 「這些頭疼,是會遺傳的,你知道,你希望孩子或一群孩子都這樣嗎?」意指不服從就會有的懲罰。艦長也企圖讓Vina明白,「開始他們讓我保護妳,然後讓我同情妳,而現在讓我擁有這些家庭環境,和一個舒適的夫妻關係,這些只是情慾,他們不需要這些,他們在追求的是尊敬和互相信任,……」 Vina打斷他的話,企圖轉變話題,談起美麗的風景, 「但是我們不在這裡,我們兩個都不在,我網站優化們在一個動物園的籠子裡。…如果妳不給我機會,我就無法幫助妳。他們甚至於無法修理祖先留下來的機器,妳告訴我過,他們曾像使用毒品一樣使用幻覺,他們想要我們做的是建立一個奴隸殖民地?」 Vina 大驚失色,「你不關心他們會怎樣對付我們嗎?」 艦長告訴她他發現原始的情緒能阻止Taloxian人閱讀他的情緒,例如仇恨。Vina這才說:「他們無法讀取原始的思維,但你無法讓仇恨維持長久。我試過,他們與你不斷糾纏,年復一年,欺騙和懲罰,然後他們贏了,他們擁有了我,」 艦長無語,Vina繼續說:「我知道你一定會恨我,」艦長拉起她的手,說:「不,我不恨妳,我可以想像那情景。」 Vina:「他們讀取我的思想、我的感覺、我想成為一個完美的人的夢想,那是他們挑你的原因,我不得不愛上妳,他們希望你有相同的感受。」 艦長:「如果他們能讀取我的思想,他們就知道我被妳吸引,我從在營地第一眼看到妳的時候,就被妳吸引了。」 正在觀看螢幕的大光頭說:「一個奇妙的種族,他們擁有夢想,但卻隱藏起來。」 Vina:「我開始明白這一切為什麼對你都無效,你曾回家,並戰鬥過,這對你來說並不新鮮,一個人最強烈的夢想,是他不能做的事情。是的,一艘星艦的艦長,總是要顯得那麼正式,那麼正直和高尚,你一定想知道如果忘掉這一切會是什麼樣子,……」 聽到這話的Taloxian人若有所悟,用手輕輕一拂,艦長轉換場景,這回出現的是一個華麗的宮廷,前面的舞台上,樂隊奏著音樂,一個妖媚的綠色女奴正跳著豔舞,……赫然正是Vina。 身旁的客人笑道:「你這個地方真不錯,派克先生,閃耀的綠皮膚,幾乎像……一個無聊的艦長可能會有的祕密夢想。」另一位客人笑著接話:「奇怪,他們在這個星球上,像被利用一樣,……想像一下,你有整個宇宙可以挑選,而這只是其中的一個小例子而已。」 先前那個人又說:「你難道不認為這值得上一個人的靈魂嗎?」 艦長驚駭的起身推門進入寢室。一轉頭,進來的門已消失。持著火把的綠色Vina站在身後。 此刻企業號上正嘗試用各種方式營救艦長。史波克發現一個磁場,可能是來自位於地下的發生器,有人問:「那會不會也是個幻覺?」 代理艦長和史波克對救援隊說明,「你們都知道現在的情形,我們希望傳送到下面的Taloxian人社區中,如果我們的測量和讀數也是幻覺,可能會傳到岩石裡去,如果有人想退出,我毫無意見。」 大家不發一言的走到傳輸室,啟動傳輸器,意外的,只送走了兩名女性──代理艦長和通訊員。她們成功的被傳到艦長所在之房間。代理艦長(即大副)驚愕的向艦長報告,「我們是有六人的小組,只有我們被傳送下來。」 艦長取下她們的雷射槍,發現失靈了。大副奇怪地說:「出發前都已充滿能量的。」通訊器也同樣失靈。 Taloxian人到他們的觀察室外,揭開只有女人傳輸成功的原因:「由於你抵抗現有的樣本,你現在可以挑選,……新來的兩個樣本各有特點。」 Taloxian人一方面用幻覺懲罰不合作的艦長,一方面又以星艦的安全來威脅艦長。艦長計誘抓住了Taloxian人的首腦,他們得以離開山洞,回到星球表面。可是,真實的情形是,Taloxian人改變計畫,讓他們在地表上生活,並將輔助他們重新建立一個新的世界。 至此,艦長知道要擺脫這些大光頭的控制是不可能的了,於是他提出交換條件。他已經證實了雷射槍失效只是幻象,所以他用槍指著那個首腦人物,只要他們把大副和通訊搜尋行銷員送回星艦,讓他們離開,他就和Vina留下來。 此刻的星艦,其實陷入一團混亂的危機,所有的東西都失效,他們將會缺氧,然後Taloxian人開始閱讀他們電腦裡的所有資料。 Taloxian人首領並不理會艦長的威脅,只是陳述著他們會怎麼樣輔助艦長將來的環境。大副見狀,把手中的雷射槍調整到超負荷的狀態。她知道艦長的談判是無效的。 她說:「創造一整個為做為奴隸而活著的人類種族是錯誤的。」 大光頭大驚:「這是詭計嗎?妳想要自殺嗎?」 超負荷的武器會膛炸。艦長把Vina推離開,免得波及。他對大光頭說:「只是為了向你展示地球人有多原始,請你和她一起離開。」 Vina回頭說,「如果你說的這些都是那麼重要,那麼我也不能離開。」她知道,只要再遇到一個人類,Taloxian人還是會再度嘗試。 山洞口出現了兩個Taloxian人,艦長命令把武器的超負荷解除。那兩個人來向首領報告閱讀星艦電腦資料的結果:「他們保存資料的方法很粗糙,消耗了很多時間。你準備接受了嗎?」首領微微點頭。然後陷入沈默。一片沈重而絕望的氣息。 良久,他才轉過頭來,對著艦長說:「我們曾認為這不可能,……你們種族的習慣和歷史,顯示被控制的時候有特別的仇恨。即使是友善和愉快的狀況,你們也寧願死,你們太暴力,太危險,不是我們需要的種族。」Vina解釋他的意思:「他的意思是他無法利用你們,你們可以自由回到你們的船上了。」 「就這樣嗎?」艦長問:「沒有道歉嗎?你們抓了我們的一個人,威脅了我們所有的人。」 「你們的不適合,宣告Taloxian種族將走向最終滅亡,這還不夠嗎?」洞口的Taloxian人說。 首領說:「沒有其他的樣本顯示出你們的適應性,你們是我們的最後希望。」 艦長:「難道沒有其他交易形式……例如互相合作?」 「如果你們的種族學到我們幻覺的力量,也會毀滅自己。」 通訊器恢復功能,艦長說:「我們回到船上去吧。」他望向Vina。Vina搖頭,「我不能和你們一起走。」 星艦的傳送系統自動開啟,把大副和通訊員傳回輸送室。同時,艦上所有的系統恢復功能。 艦長注視著Vina,她漸漸臉上出現皺紋,身體開始扭曲,最後變成一個滿臉傷痕、佝僂的老婦,「你明白我為什麼不能跟你一起走了嗎?」 當初Taloxian人在飛船的殘骸裡發現了血肉模糊帶還有一口氣的她,救活了,但卻因為他們從沒有見過人類,沒有樣本依據,無法幫她以原樣組裝還原。 首領對艦長說:「有必要讓你確信她想留下來是誠實的,……」艦長:「你們能讓她回到美麗的幻象嗎?」首領點頭:「可以更好。」 瞬間Vina又變回那個美麗的少女,旁邊站著一個艦長的幻象。Vina喜孜孜的牽著幻象艦長的手回到山洞裡。 「她擁有了一個幻象,而你擁有了現實。祝你們旅途愉快」 傳輸器再度自動啟動,艦長回到企業號。兩位女性驚訝Vina沒有一起來,艦長說:「我同意她的理由。」 企業號繼續他的旅途。 花絮: 醫生疑問的對艦長說:「等等。」艦長:「沒事,我很好。」醫生:「是的,看得出來你100%比以前更好。」艦長:「你曾建議我休息一下,換換環境,是嗎?我回過家了,那讓你高興了嗎?」 訊號員問艦長:「長官,我想知道,只是好奇,……誰會是夏娃?」大副打斷她的話:「信號員,妳已經遞交了妳的報告。」 艦橋上不知死活的傢伙:「夏娃?」在艦長凌厲的眼光下縮回座位。 醫生對艦長耳語:「就像亞當和夏娃?」艦長:「就像所有船的醫生都是個糟老頭。澎湖民宿

ts77tswr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汗珠與音樂會 日正當中,揮汗如雨下。患著大忌在大太陽下為垂馬爾地夫著葉子,有氣無力的數畦蔬菜灑上幾瓢清水。越急著趕活兒,汗禮服下得可越兇猛呢。 我不常如此;這事多半是傍晚蚊蠅多的時候才西裝外套做的。 今天不然。就是為趕一場不一樣的音樂會。 一點滑稽感ARMANI。 汲著雨靴,頭擎破斗笠,帶這一身汗臭,一小時後將落坐在音G2000樂會場? 只在鄉下地方才孕釀得出此等奇特的場景與經歷。 豪西服華會場和舒適座椅,與來自北歐樂團精湛演出。彷彿是一場田園結婚西裝交響曲。 別人或許平凡無奇,於我卻很感動、幻化。 2011 結婚0703

ts77tswr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9 Mon 2013 10:00
  • 捐血

捐血自從上了二天一夜的課程聽了朱麗華老師的演講後整個心情情緒都有了正面積極的關鍵字行銷調整現在每天出門作業時,騎著黑豆buy,我一定沿路喊著:我感覺很好,我感覺很棒網路行銷,我感覺會有好運在我身上喊的我 心情是愉快的、興奮的、有活力的連我兒子也關鍵字排名都一起跟我喊今天六人小組訓練課程,沒有帶我兒子在身邊(爸比放假,也謝謝他的照酒店經紀顧)我可以順利講完20張的幻燈片而且領導者也稱讚我進步很多所以我的心情一直是熱酒店工作情興奮和愉快的回家途中看到附捐血車我那熱情興奮、愉快的心情一直心中所以我亳不酒店打工猶預的回到家後,拿了證件就馬上去捐血了捐完血,那熱情興奮的心情依舊存在因為捐酒店兼職血可以救人一命回想離上一次捐血時間已經有5.6年之久了這是我第三次捐血了我長灘島"要"一直捐血下去加油!! 

ts77tswr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愛不覺天涯遠!》《有愛不覺天涯遠!》  她十五歲那年,父親死於一場車禍。家裡塌了半邊天, 她的心宿霧也完全塌了。   從小她就是父親最寵愛的寶貝,可是幸福到此戛然而止。 那個沉悶的夏天,她封閉了自己,幾巴里島乎不和任何人說話。   她看著母親依然衣著光鮮地上班下班,和別人談笑自如, 心就像被針尖一點點地刺了個馬爾地夫遍。   她不明白,難道父親的離去在母親心裡竟然沒有留下絲毫痕跡?   父親去世之後她的生日那天,母禮服親一大早就起來上市場買東西, 說要熱熱鬧鬧地給她過生日, 並且叮囑她放學後把要好的同學都請到家裡來。 西裝外套  晚上,她獨自回來, 看到家裡流光溢彩,人聲鼎沸,桌子上還擺著三層的生日蛋糕, 上面插著十六支蠟燭。 ARMANI 

ts77tswr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金融機構攔阻詐騙 警察局長親赴致謝金融機構攔阻詐騙 警察局長親赴致謝【大紀元2012年05月22日訊】(大紀元記關鍵字者謝月琴台灣宜蘭報導)為感謝金融機構協助警方成功攔阻詐騙,警察局長楊崇德於5月22日下午至中國信託宜蘭分行網站優化、三星農會大隱辦事處、五結郵局頒發感謝狀。宜蘭縣政府警察局長楊崇德非常重視詐欺案件,要求所屬各警察分局搜尋行銷邀請轄區各金融機構及超商業者「研商共同防制詐欺案件-加強通報及配合機制」,於5月份在金融機構及警方通力合澎湖民宿作下,成功攔阻4件詐騙案件,計有中國信託宜蘭分行、中華郵政公司五結郵局、三星農會大隱辦事處及礁溪分局忠孝婚禮顧問所,總計攔阻金額新台幣505萬元。 楊局長也再次呼籲,如接獲自稱電信公司-電話費未繳,要求民眾撥「9」由總機宜蘭民宿為您服務、自稱地檢署檢察官及書記官或自稱偵辦詐欺案刑警、來電告知購物付費設定錯誤,需在ATM解除分期付款設商務中心定錯誤(含購買遊戲點數),都是屬於詐騙案件,應立即掛掉電話,反求證當事人或撥打110或165查證,以免淪為詐騙租房子集團眼中肥羊,反詐騙三部曲「一聽」、「二掛」、「三查證」,務必先循正確管道查詢,遇有任何疑似詐騙狀況,看房子請先撥打110或165查證。宜縣金融機構5月協助攔阻詐騙逾500萬 警方致謝NOWnews – 2012年5月23日 上房地產午7:27

ts77tswr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愛恨迷離 華麗的死亡盛宴愛恨迷離 華麗的死亡盛宴 更新日期:2010/11/04 00:17 劉馨烤肉食材文 【記者劉馨文整理報導】何恆輝獨自準備著豐盛的晚宴,在冥界三途岸邊的忘穿彼岸燒烤,赴宴的人,有將死的何恆麟、剛死的母親、死了多年的父親。生前的最後一餐,恨與宿霧不恨、愛與不愛之間的迷離,最後的死亡盛宴……;《死宴》以極其寫實到近乎殘酷的巴里島語言形式,加上燦爛炫目的舞台,呈現出「華麗的死亡」,一個個的死去,而「一起死馬爾地夫」正是這齣戲的主題。故事就從某個夜晚,一個男子單獨做著豐盛的晚宴開始,藉由事小額信貸件的發生、人物陸陸續續的出現,並逐漸揭開一起駭人聽聞的謀殺事件,這是螢火蟲劇個人信貸團在2010年歲末的驚悚之作。時間∕地點:11∕12、13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善廳(高雄市信用貸款苓雅區五福一路67號) 12∕4嘉義市政府文化局音樂廳(嘉義市東區泰安里忠孝路275號房屋二胎)12∕24、25國立台灣藝術教育館演藝廳(台北市中正區南門里南海路47號) 洽詢電話房屋貸款:07-387-0884

ts77tswr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30322 標體想殺人-只是想還酒店打工原真相  - 看板 Jay - 批踢踢酒店兼職實業坊點擊看大圖澎湖民宿http://ww4.sinaimg.cn/large/6租屋a57cfbegw1e2ysbqiow7j.jpghttp租屋網://www.ptt.cc/bbs/Jay/M.1363959146512.A.774.html
租房子

ts77tswr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